北极圈这座桥它是“四川造”

2018年12月10日 11:19:56 来源:四川日报
记者:王眉灵 编辑:金宣辰

由四川企业修建的挪威哈罗格兰德大桥。

参与大桥建设的工人和当地市民见证大桥通车。

通车前,工人们正在做最后检查。

  这是“与极光相伴的桥”,长1533米,其中主跨1145米,是北极圈里最大跨径的悬索桥,为欧洲第五大悬索桥

  这是中国企业首次在欧洲发达国家修建大跨径桥梁,被交通运输部誉为走出去的典范

  本报挪威纳尔维克12月9日电(记者王眉灵)当地时间12月9日15时,挪威哈罗格兰德大桥正式通车。这座北极圈里最大跨径的悬索桥由万里之外的中国企业——四川铁投集团旗下的四川路桥集团承建。

  哈罗格兰德大桥位于挪威北方港口城市纳尔维克市,跨越北部奥福特峡湾,在北极圈以北200公里,被称为“与极光相伴的桥”。大桥长1533米,其中主跨1145米,为欧洲第五大悬索桥。大桥通车后,连接挪威和瑞典西海岸的欧洲E6公路有了重要捷径,挪威也新添地标名片。

  当天,纳尔维克市气温只有零下5摄氏度,还飘起小雪。13时许,很多市民自发地来到现场,见证通车的历史时刻。热情的市民们表示:“这座大桥我们盼望已久,今天是一件盛事。”“感谢中国建设者,帮我们建成了这座大桥。”

  四川路桥的建设者们也纷纷走上桥头,以拍照、合影等方式分享成功的喜悦。对于中国企业来说,这是值得纪念的一个历史时刻。建设哈罗格兰德大桥,是中国企业首次在欧洲发达国家修建大跨径桥梁,被交通运输部誉为中国企业实施“中国建造”走出去的典范。

  15时,极夜天气下的纳尔维克已是黑夜。大桥索塔点亮彩灯,一辆小车缓缓驶上桥头,哈罗格兰德大桥正式通车。此时,距离2013年四川路桥集团拿下该项目,已经过去5年时间。

  中国完善、成熟的基建市场,为大桥建设提供了有力支撑。这座大桥集合了中国桥梁建设的集体智慧。

  延伸阅读

  四川路桥“破冰”北极圈

  □本报记者王眉灵文/图

  12月的挪威纳尔维克,夜很长。上午10点,晨曦初露,哈罗格兰德大桥在视野里逐渐明亮起来,横跨奥福特峡湾,在海面上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。

  在北极圈,不仅有终年不化的坚冰,更有与中国迥异的文化、习俗。不远万里而来的四川建设者,如何破“冰”建桥?

  建设难 用专业克服气候难题

  大桥交付挪威北方公路局的26小时之前,桥上仍有建设者在做收尾工作。

  纳尔维克气温零下4摄氏度,位于海面上的大桥温度还要低。让人更难忍受的是风。施工过程中,风速最高达100公里/小时。

  北极圈的冬季长达半年。四川路桥项目经理卢伟有感而发:“冬季的大小风暴、长时间的极夜,是我们建设的最难点。”

  2013年10月中标后,项目针对严寒气候进行了大量有针对性的设计。猫道、架缆、吊梁,每一个重要节点都做了详尽的建设方案,充分考虑环境、气候,提前进行预演。针对大风气候,项目和西南交大合作,特别进行了风洞试验,以保证结构物的安全。有了充分的准备,即便在挪威最寒冷的一、二月份,施工仍如常进行。

  与悬索桥常见的“H”形不同,哈罗格兰德大桥两座索塔是“人”字形。这种新颖设计,给建设带来不小挑战。建设者自创柔性带抗风体系整体式猫道安装主缆、采用主缆横向顶推系统最终空间缆成型……多项工艺世界首创。2017年1月,架设主缆的时候,建设者在挪威境内首次采用预制平行钢丝索股法制作和架设主缆,成功实现了在每小时100公里的风暴环境下施工。

  标准高 用严谨收获北欧信任

  在卢伟看来,走出国门在发达国家建桥,当地严苛的“标准”是最难适应的。

  北欧有着全球最严苛的基建标准,对HSE(职业健康、安全和环境)的要求特别高。因此,HSE工作被放在首位。项目常务副经理虞业强介绍了一个小细节:“这双工作靴,是项目上每个工人的标配,鞋子的前半部分,里面是一个钢板构造,穿着这样的工作靴,即使砖头掉在上面,脚也不会感到任何一点疼痛。”

  还有看不见的“标准”。当地一些人对中国企业存在成见,认为中国建造的质量不好,怕有安全风险。

  2016年10月,猫道刚架设完就进入冬季,一根极小的锚杆在严寒气候下断裂了。业主方当即要求停工,并对整个建设质量产生怀疑。虞业强回忆,直到项目提出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,并拿出沉甸甸的试验报告,业主才同意继续施工。

  后来,项目也增强了对分包项目的耐寒要求,凡是采购的结构件,不仅要有CE认证,还要经过极寒气候的试验认证。

  当地时间12月8日,纳尔维克市政府特别向四川路桥项目部授予纳尔维克市建设者奖杯。当卢伟接过奖杯时,现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。

  支撑强 用实力占领国外市场

  哈罗格兰德大桥,当地人期盼已久:它节省了18公里的峡湾公路,没有冰雪、滑坡等隐患,纳尔维克的三文鱼等海鲜,可经此到达南挪威港口,进而运输到全球。

  对于完成这一壮举的建设者,挪威北方公路局哈罗格兰德大桥项目经理Dagrunn Kaasen赞不绝口:“建造过程有很多困难,但中国企业都克服了,按照标准完成建设。”

  中国人的勤劳、坚韧,给挪威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。2017年10月,大桥钢箱梁合龙后,进入焊接环节,一家欧洲分包商承接了这个项目。没想到,分包商技术、能力所限,严重拖延了进度。和业主协商后,项目把焊接工程拿回来,克服困难,完成建设。

  大桥建设虽然集合了意大利、英国、瑞士、挪威等国家的零部件供应商,但主缆、钢箱梁等主要结构件来自中国,全桥钢结构件重量超过1.5万吨,其中1.1万吨钢结构件由中国4个厂家生产,长途海运抵达挪威。科技攻关方面,项目与西南交大、中交公路规划设计院等展开合作,克服了建造的技术难题。

  当地时间12月9日,大桥建成通车后,项目部人员兴奋地开始收拾行李,准备回家。合同工程师袁帅也在准备行装,而他的目的地是挪威另一个大桥项目——贝特斯塔德桑德大桥。哈罗格兰德大桥的成功建设,赢得挪威政府认可,在当地官员的主动推动下,四川路桥拿下了贝特斯塔德桑德大桥项目。该桥位于挪威中部,全长580米,合同造价约2.2亿元人民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