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小公司用几个月捧红一个品牌的大生意

2020年07月17日 10:18:14 来源:四川日报
记者 罗之飏 编辑:粟蓓

看家本领

孵化多个千万级粉丝网红,用流量帮企业、行业赋能

核心优势

有一半员工从事内容创造,像一座专门生产网络短视频的“梦工厂”

“所有的生意,都值得在‘短视频+直播’的领域重做一遍。”

——创始人说

养成记

2017年3月

公司成立,落户成都国家广告创意创业园。员工仅10余名。同年6月,成为微博认证MCN机构。

2018年10月

建立“网红种草+营销全案”等多元体系。

2019年5月

旗下短视频账号粉丝数量突破1亿。同年8月旗下短视频账号播放量突破200亿。

2020年5月

携手58优快保打造的全国首家农业MCN,先后获得蒲公英奖、IAI国际广告大奖等广告行业知名奖项。

本报记者 罗之飏

打造一个知名品牌要多久?成都瘾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徐林飞给出的答案是:可能几个月就行。

除了传统的全域传播及广告投放,实现方式还有两种:依据品牌定位,先打造一个网红。根据用户偏好,编导录制植入品牌推广的短视频,在抖音、B站等平台投放,让千万级的点击量快速捧红一个品牌。或者,给品牌开设一堆各个短视频平台的账号,由专业公司“教会”他们运营,然后带红品牌。

3年时间,徐林飞把这一过程做成了一个大生意——自2017年成立至今,成都瘾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几乎斩获了短视频全媒体平台所有大奖,并做到美食行业垂类全网传播量第一。该公司打造的“大胃王朵一”“大胃王余多多”“厨男冬阳君”等20余个网红短视频IP,在全网粉丝量超过1亿,播放量超200亿。

有话语权的乙方 将素人孵化成红人

和那些要“努力迎合甲方需求”的乙方不同,成都瘾食文化更像是让甲方满足自己的需求。“甲方听我们的专业意见,就有流量,就有生意。”徐林飞说。

为什么?7月14日,记者在该公司位于“成都IFS”23楼的办公室里溜达了一圈,都没能找到答案,直到总经理助理黄骏给记者展示了公司的“达人星球”。这颗“达人星球”上,各个网络达人依据自己在全网的粉丝数量,呈现出不同大小的头像,其“能级”一目了然。“星球”上,粉丝量最高的“大胃王朵一”位居最上面,全网粉丝量达2900万,头像最小的达人“宽仔开箱”粉丝量也有59.4万,“这些全部是我们从素人中孵化出来的。”黄骏颇感骄傲。

何谓素人?怎么孵化?采访当天,记者恰好看到了这一过程的“早期阶段”。当天,一位没有任何短视频表演经验的女士——公司称之为“素人”,正好在面试。顺利的话,这位女士通过人事部门的“一面”和内容总监的“二面”后,会被公司定位“人设”,并得到内容制作、视频拍摄、平台发布、传播复盘等资源匹配,开始“走红”的第一步。

“我们知道什么能红、怎么变红,这就是我们能引导甲方的本事。”徐林飞说,作为MCN(Multi-Channel Network,多渠道网络服务)机构,我们更懂怎么在网络上生产、包装,知道怎么依靠内容变现,“就像能培养出有票房号召力的演艺明星一样,我们则专注于孵化网红。”徐林飞将公司称为全球新流量整合服务商。

“迎风起舞”让小公司产生大能量

一个200多人的小公司,能量有多大?

徐林飞提到一个例子:公司前不久打造了一个美发知识类短视频账号“魁叔”,“从0到100万粉丝,只花了3个星期。”为何这么快?

首先是短视频行业“风”够大,“传媒已进入流量时代,短视频是目前已知的最高效传播媒介,风口来了,就要用十倍甚至百倍精力迎向它。”

靠什么“迎风起舞”?首要答案是“内容”。公司200多名员工中,有一半属于内容部门。“内容生产经常会出现创意枯竭,要持续生产优质内容,我们会从机制上保障。”成都瘾食文化联合创始人谈鹏介绍,公司会定期召开“头脑风暴”,分享创意刺激灵感;编导小组创意枯竭了就相互调岗,刺激创作灵感;更重要的是物质激励,“内容生产部门,仅涨粉激励一项最高就可拿到10余万元。”谈鹏说。

灵活的制度和重金激励,让成都瘾食文化内容部门像一座“好莱坞梦工厂”一样,源源不断生产出符合网友胃口、贴近当下热点的优质内容。该公司内容部编导曾文昭在工作中展现出表演天赋,公司便让他尝试转型做“达人”。在抖音上开设账号“黑洞男孩”后,一系列源自生活的搞笑创意视频很快让曾文昭成为网红。“只要你有规划和特长,公司随时会给你资源和舞台。”曾文昭说。

“我们一直在坚持签素人。”徐林飞说,这种孵化方式,保证了短视频内容的原创性,同时能在不同阶段根据当下短视频内容变化趋势,更换新鲜血液,保持内容及时迭代。

追求更高商业价值 有好内容才能活得久

从全网粉丝数量和综合传播能力来看,成都瘾食文化已经是MCN头部机构。论及发展秘诀,徐林飞说公司4名创始人均认可一个观点:与其更好,不如不同。

“首要的不同,是我们活得够久。”徐林飞笑言,在优质内容的支撑下,公司高速进击了3年,“这是一个没有巨头的行业,活得久就意味着你积累的总流量够大,商业价值更高。”

其次是自身有足够的变现能力和良好的商业模式。在徐林飞看来,商业模式的搭建,更多来自于对行业深入的洞察和预判:“当别人专注传统媒介时,我们已经开始专注培养短视频红人;当别人开始培养红人‘大V’时,我们已经专注做主播全民化;当别人看到红人,而我们看到的是背后的新流量逻辑。”徐林飞说。

同为瘾食文化联合创始人的李杰告诉记者,公司成立至今,已“进化”出了四种商业模式:达人采买+广告投放;账号代运营;企业短视频+直播体系搭建;全域社交传播。“这四种模式既有内在逻辑,又能同步实施。”

今年5月,成都瘾食文化还联手58优快保,在成都市新津区成立了全国首个农业MCN——美农网络,帮助新津在农业领域搭建“农博+农播”模式,提供运营经验分享、流量支持、直播支持、数据发掘等资源支持,加速当地农产品上线,打造线上全链条消费品供应链生态系统。徐林飞认为,“所有的生意,都值得在‘短视频+直播’的领域重做一遍。”

“MCN机构发展到今天,已经没有参照物了,我们只能不停地去探索行业的边界。”徐林飞认为,每个行业趋势都在不停改变,公司商业模式也要作出适应性的变化。公司每周都开股东会,了解行业发展趋势,更新管理层认知,“目前的认知就是一定要进行‘MCN+’,让MCN机构为产业赋能。”

“至于卖货,粉丝量再大的网红也肯定没专柜销售员懂得多。用MCN机构去给这个行业赋能,去引流变现,就是我们的价值。”徐林飞说。